金融界“慧眼

金融界“慧眼”基于五年多的客观数据,从近1500位行业分析师中,筛选出精选组合涨幅多次超越同行的近30位顶级行业分析师! 我们试图探寻他们成功背后的逻辑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—— 期待这些量化评选出的专注研究的分析师们,能成为分析师行业中的标杆!

14
张乐:在这个行业 人品是第一位
广发证券 汽车行业首席 张乐

我的性格和现在我们国家对经济的要求有点像,叫稳中求进,所以牛市的时候,我们肯定不会推出最多的股票,但是我们会给大家推出我们心目当中风险收益比最好的股票。

职业

您做券商分析师多少年了——7年多,我是2010年2月份进入行业的。2004年硕士毕业,先是在上汽集团旗下的上柴股份工作了五年多。

您是如何进入这个行业的——我读大学的时候,就对这一块有兴趣,我本科是学发动机的,硕士读的是管理,进了上柴以后,没做过技术但是兼任过技术和销售副总的秘书,做过市场研究,搞过销售,总经理工作部也呆过一段时间,最后是两位高管的秘书,然后2010年2月份到的长江证券研究所,2012年的2月份到的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。

您最欣赏分析师这个职业的是——我觉得这是一个比较自由的职业,这个职业有很多不同的成功路径,每个人有不同的投研风格,但也许都能做得不错,你可以找到属于自己的那条路径,相对成绩做得也不会太差。

您认为做一名分析师最需要具备的条件是——广泛的知识面、较强的心理素质和抗压能力、高度的总结能力。聪明的人不会老拿自己的失败去交学费,有的人失败了一次,他还觉得这个失败是偶然的,但其实有的时候,是可以总结出一些为什么会失败,别人为什么会成功的这样的经验出来的。

您的研究格言是——卖方研究最实在的一点就是:实事求是,做一个好人。

人品是第一位的,因为卖方要是不能得到买方信任是不可能成功的。这一行要是不能比较好的替别人着想,没有这个思维习惯,做什么事情只想到自己,不仅客户对你不满意,首先你在卖方研究团队内部,你都会经常搞得不和谐。

一般成绩靠前的研究团队的核心成员都是比较稳定的,但我们也注意到,其实很多卖方团队是很不稳定的,为什么呢?因为卖方研究小组,说得庸俗一点叫个体户,然后研究所再把不同的个体绑在一起,大家形成一个有机的组织。你要是在这个小的组织里,没有为团队奉献的意识,没有团队合作的精神,没有去替客户着想的这种思维习惯,这个团队的战斗力肯定会很差。很多团队不稳定的原因,是自己研究自己的,彼此之间也不分享,也不交流,也不碰撞。

我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,家里至少连续三代都有老师,高中毕业填报大学志愿的时候,我曾经最不想干的工作就是老师,结果我现在成了分析师,分析师后面有个师,其实也是半个老师。谁的老师呢,是专业机构投资者的老师,只不过一般的老师他的受众学生可能是比他更加弱势的小朋友,知识面各方面都不如他,心理的强大程度也不如他,而我们面对的是更加专业的,心理更加强大的客户。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,你就是他的老师,三人行必有我师焉,所以这个工作是一个挺有意思的,不断地学习新东西,不断地在挑战自我的一个过程。

您工作经历中最有成就感的是——帮助自己的客户,兑现我们当时的判断。尤其是你很孤独的积极看好或者不看好,比如说2010年底到11年年初,全市场都很狂热的时候,对周期都很看好的时候,我们坚定地看空,我们在最合适的时间出了看空的报告,最后兑现了我们的判断。

有一件我觉得令自己比较开心的一件事情,自从我们参评新财富以来,从2011年到2016年,我们连续6年每次都入围,有的时候上榜,有的时候入围,这个应该在整个汽车现在的卖方里面,我们是唯二的两个团队之一,我觉得这个稳定性有的时候比某一年的业绩特别好更重要。

广发的文化很简单,和我的理念很像,我不强求自己成为最好的那一个,但是我们不经意地偶尔也会成为最好的那一个。或许不是最耀眼,总比预期好一点。这也会很轻松很多,有的时候人过度地焦虑工作以外的东西,会让你有时候目标会扭曲,反而影响你的工作。

您推过的最得意的一支股票是——最得意的股票就不要讲标的了吧,我觉得这个不重要。我觉得最得意的股票是什么呢,我跟你讲讲,我来选择最得意的股票我们的标准是什么,第一肯定是要涨得多,这是比较重要的一点;第二,这个标的主要是基于业绩的上涨,研究员的贡献就在于在一个公司不怎么好的时候,发现它的价值,最后它是基于业绩而大涨,最后出现戴维斯双击,而不是仅仅因为风险偏好提升而涨。牛市的时候,很多股票都在飞,有些股票甚至涨了10倍,你推成功这样一个股票,主要是基于风险偏好的提升,而不是源自这个公司内在的发展,没有赚到公司的钱,其实这样的推荐,最后是制造了一个波动,或者搭了一个市场风险偏好的一个便车而已。

我自己经常有一个想法,回首我们几年前写的报告,我们不要觉得它是个垃圾,尽管现在好像供给有点过剩,买方可能看报告都有点来不及的,但是我们希望我们未来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有人看,觉得当时的逻辑,哪怕后面结论不一定对,但是逻辑的考虑对大家有所借鉴。我们今年找了几份报告出来,把2012年写的报告拿出来给大家,至少我们还敢拿出来。

您的职业生涯中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及如何解决——做我们这个工作是需要家人理解的,你每天回去之后,家人都已经休息了,老婆和小孩,连话都没有时间去说,这个肯定是需要你跟家人去沟通的。包括现在我们这个年龄,上有老,下有小,你可能会猛然地发现,其实有的时候离你和父母能相处的时间只会越来越少,这种焦虑感也许会有,我们在很长的时间里没有办法陪伴家人,尤其是父母年纪这么大了还在帮助我们负重前行,这是我们这个职业最大的负面的东西。

五年后您希望自己的职业是——我觉得哪一天我对客户没有价值了,或者我对客户的价值下降了,那我就没有必要勉强在这里继续工作,也许我就会换一个位置。假如我觉得我们对客户还是有帮助的,而且我们对这个行业又比较热爱,我们就会继续坚持下去,继续保持现有的风格。

深入地理解一个问题,你才能赚得到钱,你才能给别人做最合适的推荐。买方对学习的能力要求极高,因为他是需要对什么都要懂一点,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特别聪明的人,所以我做我擅长的东西,做熟的东西。所以我暂时没有考虑换岗位去买方的想法。

人文

您最爱看的一本书是——读大一的时候看了一本书《平凡的世界》,这个跟投资好像没有任何关联度,那本书的主人翁孙少平是一个内心极度强大的人,我读了好几遍,现在一些细节都记不清楚了,几遍下来的结果,印象最深刻的地方,要做一个内心足够强大的人。

您最大的性格特点是——我的性格和现在我们国家对经济的要求有点像,叫稳中求进,我觉得我不是一个太激进的人,所以牛市的时候,我们肯定不会推出最多的股票,但是我们会给大家推出我们心目当中风险收益比最好的股票。

您最大的业余爱好是——足球,十一期间刚踢了一场,以前在班上是运动员的体格,现在年龄变大了,爱好变得少了,这个爱好一直没有丢。踢足球和分析师不是很像吗,又要进攻,又要防守,还要团队配合。但现在没有怎么踢了,爱好是需要时间的,时间是个奢侈品。

现在的理想是什么——人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,在工作岗位上,把现在的工作做好,为每一个信任我们的客户,帮助他把工作做好,作为一个家庭的成员,作为两个孩子的父亲,作为父母的孩子,我是希望能够陪伴他们,尽好我自己的责任。

您最骄傲的是——其实骄傲的就是把自己想做的东西做成了,就很骄傲,在上司面前做一个有能力、忠诚的下属,在妻子面前把丈夫的职责,把父亲的职责承担好,在父母面前,把儿子的身份做到位,这就很值得骄傲。

您最遗憾的是——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,失败了想想自己为什么会失败,实在连为什么都没有想明白,那说明自己的目标定错了,有什么好遗憾的呢,我觉得如果是自己没有尽全力,那才可能会遗憾。

当下最担忧的是——我相信所有的卖方研究员,有很大的压力摆在那里,你说没有压心那是不可能的事情,每年都是如履薄冰,战战兢兢,把工作做好,因为每年都会由市场来重新评价你的工作,这是我们这个工作绝大多数人的一种状态。

有些朋友们对自己的状态特别焦虑,我说你为什么要焦虑呢?假如你不适合这个岗位的要求,你又尽了全力,你的结果还不好,这是你最害怕的结果,那你早点离开这个岗位,说不定离开目前的工作状态,对你的身体是一个巨大的正贡献,也给了别人机会,你何必一直要在这里呆着呢。你要是自己有能力,你能干成,你何必要焦虑呢,这个话既是说给别人听的,又是说给我自己听的。

行业

您对行业近期的看法——长期来看,几十年来汽车行业一直处于成长当中,一直都有机会,但是现在的增速比过去稍微放缓了一点,中西部的需求还是有潜力的,我们的汽车保有量比日韩,比美国还低很多,所以长期来看一直都有机会。

从中期来看,我们2015年9月份以来的这一波汽车刺激经济周期,今年年底到期,按照历史规律来看,明年行业的增速应该可能会比今年更低,行业面临挑战和压力,但政策面我们倒比较乐观,所以明年继续找一些ROE稳定和估值有安全边际的公司,这是目前的思路。

您认为智能金融对分析师工作的影响——分析师可能是极难被取代的一个工作,因为分析师不是做相关性分析的,包括做量化分析的人,最核心的不是做一个模型,是模型背后的模型,是模型背后的逻辑,叫知其然还要知其所以然。

我觉得很多人总结出一些规律,画了两个图,看这两个东西是领先的,同步的,滞后的,是不是正相关的,是在做这样的工作,但是历史假如能够准确地预测未来,这个世界早就有人发财发大了。历史每一次都有新的变量,研究员的工作就是识别现在和过去有什么差别,过去的规律的是怎么样的,未来有哪些变化。

分析师的面临的挑战在于,这个公司当前有一个市场定价,是否反映了基本面?未来还有很多不可预期的变化。这个更接近于打牌,在信息有限的时候,你要做一个最大化的数学期望值同时考虑标准差的大小,这里面可能面临着极大的不确定性,因为经常是模糊决策,且是有限次的博弈。

(本文专访于10月18日上午10点) 

加入我们(JOIN US)

金融界网站

"慧眼"分析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