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融界“慧眼

金融界“慧眼”基于五年多的客观数据,从近1500位行业分析师中,筛选出精选组合涨幅多次超越同行的近30位顶级行业分析师! 我们试图探寻他们成功背后的逻辑,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—— 期待这些量化评选出的专注研究的分析师们,能成为分析师行业中的标杆!

09
王莉:我非常讨厌脱轨的状态
东吴证券 电子行业首席 王莉

现在的现状是圈子更重要,原本这个市场,研究派应该胜出,但是很多时候是服务派胜出,而在服务派胜出的这个过程中,第三方咨询公司带着专家进来了。

职业

您做券商分析师多少年了——卖方分析师我是从2010年开始的,8年了。在银河做了7年,今年到了东吴。

您是如何进入这个行业的——我是06年研究生投实习简历,刚好东方基金在招人,就进去了,后来转到卖方,希望去卖方培养自己的框架和体系。

您最欣赏分析师这个职业的是什么——我比较欣赏这个职业是有框架,比如像医药里面的罗鶄、贺平鸽这帮人,我都挺佩服的,他们搭建了这个行业的框架,我觉得这是分析师的价值所在。

您认为做一名分析师最需要具备的条件是——第一是有逻辑,第二是勤奋。有的人天生不适合做这个,有的人啰啰嗦嗦跟你讲半天,没有逻辑。不管你做服务也好,做研究也好,一定要勤奋。有逻辑、专业,然后勤奋,就够了,剩下的一个,可能当前这个市场里需要的是情商要高一点,要会混圈子,跟所有人搞好关系,所谓打通产业链,这个可能是当前最需要的。

您的研究格言是——我可能讲得最多的就是,回到供需本质。你刚拿到一个行业,一个公司的时候,你觉得千头万绪,又有政策扶持,又有什么,但是很简单的,你就看影响需求端的有哪些,然后影响供给端的有哪些,我比较在意供需和壁垒,或者叫护城河。

您工作经历中最有成就感的是——我基本上崇拜的大佬们都对我很认可,我觉得这就是成就感,其实你希望的事情无非就是跟你的价值观趋同的人,觉得你是挺牛的,这就挺好的了。

您推过的最得意的一支股票是——信维通信(300136),2013年最底部时我发的报告《从瑞声科技、歌尔声学的成长路径看信维通信的成长潜力》,现在我们还在推,已经从20亿涨到了400亿。这个公司的团队对于技术的前瞻性判断能力、管理层对于团队的激励给得很足,管理层的思路对,整合资源能力也很强,它恰恰是在好的团队和好的制度的情况下,又碰到了天线整个产业面临着欧美厂商在倒闭,台湾人和韩国人不擅长,中国人恰好具备了技术能力,可以进行产业转移的一个口子,在这样一个时间下,相当于产业的进口替代之路刚开启。

同时,从3g到4g再到5g,天线越来越重要、越来越复杂,单价持续提升,而公司凭借天线可以和客户形成很强的合作粘性,再去做产品线扩张就比较容易。

您的研究模型和要素是——电子这个产业,第一市场空间足够大;第二个是它有很清楚的逻辑,它有它的周期性,在这个周期性里面又有一些改变周期的因素,使得你去成长,比如你通过产业转移,带来一个区域性的成长机会,你通过技术创新带来一个新成长的机会,如果你对技术的变化,对产业转移的变化,以及周期的变化,你能够判断清楚的话,你可以推导出来谁会赢。电子最好的是,你去判断需求,需求其实就是技术推动,以及你的大的经济周期挂钩,当你的需求判断完,你去判断供给格局,能干的就这几家,谁的响应速度快,谁的垂直整合能力强,谁的技术强等等,当这些因素都集中在一起的时候,供给端就这几个,需求只要爆发,让供给受益的就是这几家,很简单,非常简单。

您认为分析师行业未来会如何发展——现在的现状是圈子更重要,原本这个市场,研究派应该胜出,但是越来越多的时候是服务派胜出,而在服务派胜出的这个过程中,第三方咨询公司带着专家进来了,我了解到某家私募一年支付给咨询公司的佣金上到了1500万,比我们能拿到的多很多,就是提供专家。

卖方的供给因此也在大量地增加,有越来越多不同角色的人、提供不同服务的人加入到卖方这个阵营里来,可能你为了体现你的差异,你需要混圈子,这个时候就变成了我们更像是Sales,因为你去做一个深度研究,你需要花很多的时间,但是你去跟他讲一次,他就知道了,后续的跟踪他可能不需要你了,大佬帮他介绍一个专家,他就跟这个专家去验证和确认就好了,这就是现状。

所以这也是今年以来持续让我感觉非常困惑的事情,我们变得更累了。如果未来考核机制不变,这个市场只会更加偏重服务,有可能研究和服务的主次会变。

您认为智能金融对分析师工作的影响——有限,做主动投资的人天生喜欢主动投资,做量化的就做量化,你说量化最终跑的结果比主动的好吗,其实没有,大家现在主流的就是多因子,多因子也就是一个模型,今年跑下来还不如主动的做得好。估值变化的时候,你要根据市场的风口来判断,这是分析师的一个擅长。第二,盈利变化是要跟企业的,量化可以做一部分,大部分的量化都是技术分析的,技术分析的量化,我觉得是有用的,但只是一个短时的买点,长时的买点你是很难把握的,除非你做高频交易。

五年后您希望自己的职业是——我觉得可能是基金经理,其实我相信所有做投资或者做研究的人,最后希望的都是工作和家庭的平衡,如果你想要一个平衡,你最终会转到买方去。

人文

您最大的业余爱好是——我比较喜欢珠宝设计,我戴的所有饰品都是我自己设计的。然后各种收藏类的东西我都懂一些,可能宝石类的,和田玉、翡翠、南红,木头也懂一些,字画也略懂。

您坚持的信念是——我希望我做得比较好,我老板想起来觉得这个钱是值得的,我的父母,我的公公婆婆,我的团队成员能说一句你还挺不错的,你挺棒的,我永远希望所有的事情都是可控的,我非常讨厌脱轨的状态,我不希望犯大错误。

您的生活态度是怎样的——我讨厌复杂的事情,简单就好了,我就是一个典型的双子座人格。

17岁时您的梦想是什么——当个女兵,那个时候是个天马行空的思路,我没想过要挣钱生活。

现在的理想是什么?——我的偶像是像东方资管林鹏,像高毅资产的冯柳、邓晓峰、兴业全球傅鹏博这些人,不是什么巴菲特那些,我觉得这些人的水平是更高的,我的理想就是做一个像他们这样的人,能够真的选出来很多好企业,并且在这些好企业上赚到钱,赚的是企业成长的钱。

您最骄傲的是——我觉得比较骄傲的事情就是我基本上属于玩什么都能玩成专家,搞什么都很认真,像我玩一玩翡翠,其实也没有买多少,但是他们这些厂家看石头经常找我去看一下,网上你现在看到的很多翡翠鉴定的那些文章,很多都是我写的。

当下您最担忧的是——如果有一天我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了,我的团队怎么办,我从小就是学霸,我干嘛都可以当学霸,我的团队我其实挺担心的,我希望他们比我有成就,希望他们能够实现他们更多的价值。

您最感恩的是——肯定是父母、公婆,另外比较感谢带我入门的师父,他原来是景顺的一个基金经理,从台湾过来的基金经理,在景顺也做得非常好,后来出来做私募了,我挺感谢他的,他给了我很好的看电子的理念,他开启了我对电子整个框架的认识,让我明白大框架的重要,我2007年入行的时候,这个行业的框架几乎是没有的。

如果有时间的话最想做什么——带娃,其实我现在有假,我就想带娃,我觉得这是最重要,也是我最喜欢的事情。

榜样

您最欣赏的企业是——海康威视(002415),他们有好的管理层,好的制度,好的技术,好的渠道下沉,他们已经把这几个我们最关注的维度做到极致了。

您最欣赏的企业家是——海康威视的总经理胡扬忠,我欣赏他不妥协的精神,把事情做到极致,而且他是在一无所有的基础上,硬生生从行业里撕出来一个口子,他们属于夹缝中生存,最后把行业越做越大。

行业

您对电子行业近期的看法——目前这个阶段来看,截止到今年年底的机会不会太多,但是只要能够跌下去,明年又会是一个好的年景,因为手机链的核心龙头白马明年盈利增长在50%以上,创新会加速,创新会带来单机价值提升。

您近期看好的公司是——三环集团、京东方A。三环的陶瓷后盖拐点出来了。京东方便宜,便宜加柔性oled的进展超预期。

(本文专访时间9月20日下午四点) 

加入我们(JOIN US)

金融界网站

"慧眼"分析师